<tr id="j0fss"><strong id="j0fss"></strong></tr>
    <p id="j0fss"></p>
  1. <object id="j0fss"></object>
  2. <tr id="j0fss"></tr>
  3.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 首頁 > 行業動態
    天峽鱘業上市路,給民企帶來哪些反思?

     “魚子醬已經被查封了,我現在是一身債。”直挺挺地坐在楚天金報記者對面,65歲的藍澤橋依舊聲若洪鐘,只是頭發已花白,“最高人民法院終審,判我賠償8989.2869萬元。”

    一邊是全國大鱘魚養殖民企,一邊是國內明星級風投機構。原本一段被外界艷羨的“好姻緣”,無奈上市未果、對賭結怨,讓湖北天峽鱘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峽鱘業)這個明星鄂企,一夜之間被推上風口浪尖。去年6月25日,本報曾以《天峽鱘業上市浮沉記》為題做了獨家報道。如今,天峽鱘業已經沒有退路,“我正在積極申訴,爭取再審的機會,希望能有一線生機。”昨日,藍澤橋對記者說。

    來龍去脈

    •  2008年12月1日 湖北天峽鱘業有限公司在宜都成立,注冊資本200萬元。

    •  2010年10月19日 九鼎投資攜手天峽鱘業,共同出資成立宜都天峽,踏上IPO之路。

    •  2013年10月28日 九鼎投資向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將天峽鱘業及藍澤橋送上被告席,要求對方支付1.33億元。

    •  2014年4月18日 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藍澤橋及天峽鱘業向九鼎投資支付人民幣8989.2869萬元。

    •  2014年9月30日 最高人民法院駁回藍澤橋上訴,維持原判。

    •  現在 藍澤橋還在積極申訴,為企業尋找一線生機。

    1.判決:“鱘魚之父”面臨天價賠償

    “這樣,我只能走破產這條路了。”3月2日,指著一份來自北京的判決書,天峽鱘業董事長藍澤橋表情平靜,“沒想到最高人民法院會維持原判”。盡管聘請了國內好的律師,這家偏隅鄂西南的民企還是沒能挽回局面。

    在藍澤橋提供給記者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4民二終字第111號)中,對于他上訴的“投資方高管違約離職導致公司上市不成”問題,法院認為部分高管離職后公司仍然在生產經營,而財務造假屬人為因素造成,高管離職的事實不應成為財務報表出現虛假的理由,更不是公司無法上市的直接原因。

    “我們所有上訴都被駁回。”天峽鱘業辦公室何姓負責人說:“除了向九鼎投資賠償8989.2869萬元,還要承擔40多萬元的案件受理費。”

    不過,法律就是法律。據藍澤橋介紹,判決書下達數日后,天峽鱘業就已經陷入困境,“用來出口的魚子醬被查封了,公司已經幾乎無法正常運營”。

    2.始末:對賭上市不成反目成仇

    一切還得從五年前說起。

    2010年秋,經過朋友牽線,素來安居宜都的藍澤橋與蘇州周原九鼎投資中心(即九鼎投資)簽下一紙協議,“在中國境內資本市場公開發行并上市”,目標清晰而堅定。

    事實也確是如此。在此前發給記者的函件中,九鼎投資方面毫不掩飾自己最初的愿望,“投資天峽鱘業,就是因為我們看好鱘魚行業和天峽鱘業公司的未來”。

    按照協議,雙方注冊成立宜都天峽,其中,九鼎出資7000萬元占股34.3%,藍澤橋及其天峽鱘業占股51%,屬于控股方。

    同時,雙方對賭約定,若2014年12月31日之前,宜都天峽未能上市,九鼎將要求藍澤橋和天峽鱘業回購其全部或部分股權,并給予賠償。

    拐點出現在2013年秋天。當年10月,在合作三年后,九鼎投資將藍澤橋及天峽鱘業送上被告席,要求被告方回購股權、賠償分紅及補償1.33億元,九鼎投資稱“宜都天峽在2012年出現虧損,違背證監會對擬上市企業的相關要求,將不能實現2014年12月31日之前上市承諾”。但在藍澤橋看來,宜都天峽因虧損不能上市的主要責任在九鼎投資,“2012年,他們單方面撤離高管,違反了證監會對公司上市的硬性規定”。

    官司從2013年打到2014年。

    3.反思:民企上市前應做足功課

    “我對資本這套東西不懂,以前也沒有一個像樣的團隊。”在與記者的多次溝通中,藍澤橋不止一次這樣直言自己的“不足”,“其實,我就是個養魚的。”

    實際上,與天峽鱘業相仿的故事幾乎每天都在發生。“這樣的官司不少,但并不是所有公司都會簽對賭協議。”北京盈科(武漢)律師事務所律師吳良濤對記者說,在資本市場急劇擴張的當下,由IPO引發的股權糾紛案件越來越多,“原因各不相同,但大部分都是企業敗訴告終”。他分析,由于上市可減少對銀行貸款過度依賴的問題,很多民企對IPO可謂是奉若神明,“很多投資機構就抓住企業這個心理”。

    無獨有偶。昨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湖北忠三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余佳奇律師也表示,許多企業,尤其是創業型企業負責人自身非常缺乏資本市場相關的法律法規知識,“他們在法律上的維權能力并不強”。

    兩位律師坦言,在選擇與投資機構合作的時候,企業負責人一定要明白“自己面對著一個強大的投資機構,他們無一例外都配備有律師、會計師、精算師和稅務師等專業化人才”。

    4.未來:將繼續堅守鱘魚產業

    “我正在積極申訴,爭取再審的機會。”昨日,藍澤橋對記者說,希望能為企業爭取一線生機。除了申訴,他依然對鱘魚產業充滿了信心。

    今年2月28日,農歷正月初十。在老鄉的安排下,藍澤橋在楚河漢街與一家金融機構負責人碰面。“他們想投資另外一家鱘魚公司,找我來咨詢下。”說到鱘魚,頭發花白的老藍仿佛一個年輕人,“只要有一定的投入資金,給我兩年時間,我的鱘魚一定可以做成大產業。”對此,湖北水產界一位業內人士稱,作為世界三大珍味之首,現在鱘魚子醬的每千克售價在1000美元,頂級品可賣到6000美元。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全球魚子醬年生產能力為150噸,年缺口為500噸,而國內魚子醬市場才剛剛起步。

    “2013年,我們鱘魚養殖量1500噸、魚子醬11噸,實現總產值5000萬元。”藍澤橋告訴記者,如果做深加工,一條鱘魚的價值可以翻40倍,“一張魚皮至少可以賣到300元、魚骨頭每斤400元、龍筋(魚骨髓)每斤可以賣700元,這些都是市場價”。

    不過到目前為止,跟鱘魚打了一輩子交道的老藍,還是沒能讓這條魚躍過龍門。 

    鄂州品泓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鄂ICP備15003516號
    版權所有:上谷網絡
    综合网址
    <tr id="j0fss"><strong id="j0fss"></strong></tr>
      <p id="j0fss"></p>
    1. <object id="j0fss"></object>
    2. <tr id="j0fss"></tr>